CP向只吃原帕左的原帕厨,papysans不逆。人类组无差。

风起了(6)

PS正剧。
(1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eb54916
(2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ebb3dd8
(3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ec8dc50
(4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efcbb27
(5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f4c3c91
---------------
7
密闭且低矮的白色空间压迫着视野,无论谁在里面呆上一会儿,对事物尺度的判断似乎都会被微妙地扭曲。

 “他能恢复到现在的状态真是太好了!” Papyrus语气很激动,但被告知过不要在这里高声喧哗的他,还是将声音压到了只有“鹿小姐”才能听到的程度。

 “像你朋友如此配合的还是比较少见了……不过即使是听我说明了难处,你也想干吗?” 一阵穿墙透壁的哀嚎在两人间回荡。

 “当然!无论如何,能拉回来一个是一个!” 


把迷失在沼泽林中的大伙救上来,小伙儿觉得自己担任的就是如此帅气又重要的角色,可任务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轻松写意。 


Papyrus倒是不太畏惧那些以暴力相抗的怪物,在听Gervus讲明情况后,他就已做好这份工作有危险性的准备,统一要求的面具、斗篷、“沉默”,调整后足以掩盖个人特征的弹幕魔法,都是为了避免可能的报复。而Papyrus也认为那些变得残暴的怪物们,恰恰是被邪门儿的香水扭曲了自己善良的天性,他们正需要被施救和“纠正”。

 “请……请听我说……我能让一家人过得还算像话,全有赖于那奇迹的水……我才能有精力应付没完没了的工作……” 

但碰到像这样,用有些错乱的话语苦苦哀求的目标,Papyrus总是会心生动摇,他难以判断没了那“奇迹的水”,对方是否真的会陷入更糟的境地,尽管在行动上他还是会果断用魔法攻击封锁对方的行动。在追捕任务的方面他倒是显示出了相当不错的才能。 

无论表现得如何,他们都一样是被蛊惑了,Papyrus如此说服自己。

 “……不过是群不能凭自己能力处理事情的废物。”某位跟他一样身负追捕任务的同事,在听Papyrus倾诉烦恼后,便如此回答到,而如此冷酷的断言自然令这个骷髅感到有些刺耳。

 “说得太过分了吧……没有人是废物,他们只是一不小心走错路了!” 

“唉……但是你看看!这些颅内脉冲坏掉的家伙就算发现自己走错路了,有几个愿意……啧算了。” 

“……” 

这倒是事实,因为他们已抓捕过的或者被送进来的,有好些在记录上是二进宫甚至三进宫的“惯犯”,Papyrus还亲眼见证了一个跟他朋友一样很配合治疗的怪物,很快出去后又在十天被他亲手抓回来。

但……就算他们还没有清醒过来……Papyrus也觉得也不能对他们失去希望。

 至少包括他在打工场所结识(尽管在他走后便再也没有联系)的朋友在内,仍有一些怪物是恢复了正常。

 他决定在执行任务时让自己的思维变得更加澄澈。


“呜……呜……”

 不看。 

“我想做的只有带着孩子的灰尘飞到山顶……” 

不听。 

“所以,你……你到底要干什么!” 

不说。 

“你没事吧!”可接下来Papyrus便无法自制地大喊。 

一阵密集的弹幕攻击如机枪般扫射过来,被封锁在钢筋一般的魔法牢笼中的女士不幸受到波及。
Papyrus赶紧解除魔法,搂住那位本来就已很虚弱的女士,随即警觉地扫视周围,而对方则像是在老老实实遵从“回合制”一般停下了攻击。

 “……”

在看清对象后他尴尬地砸了咂嘴,那位恰好也是以前自己打工过的一家店铺的老板,没时间想对方为什么会现身于此,总之那股烂石榴味儿,让他确认这肯定是精神已被雪顶之水摧残到发狂的怪物胡乱的攻击。

 “你是……”麻烦了,对方似乎还能认出他是谁。

 因为“老交情”而有所犹豫的时间也结束了,蜂针般的弹幕如撑开又收拢的伞一般向他袭来,看来那位确实理智尚存,因为Papyrus之前交手过的不少怪物已经错乱到无法为弹幕排兵布阵。 然而,在他抱着女士躲闪的同时,对方却跑掉了。

糟糕……因为据观察这次的目标很好对付,所以组织只派遣了Papyrus一个人。 

事后,Papyrus也没敢报告这次任务留下的隐患,随着时间的推移,因为没造成什么后果,他便心怀侥幸地归结于自己在“性善论”上赌赢了。

在种种压力下,最后一个促使当初豪言壮语的他当了“逃兵”的砝码是……

在二楼的餐馆下面有一家击球场,球与棒相击的脆响此起彼伏。

 Papyrus用勺子剁开奶油皮。 

Sans则把番茄酱拌入意面。 

本来,Papyrus对兄弟会在桌上讲些什么有些忐忑,但对方意外地只是跟他从打算买投影仪一路闲扯到空客和波音。 

凉风袭来,淅淅沥沥的雨点印证了潮气的预兆,背景音也随之被取代。 

为了照顾看上去有些心神不宁的兄弟的情绪,Sans挑了些不痛不痒的话题,而他兄弟也渐渐地能安然躺在由闲谈织造的毯子中,心无旁贷与他抬起杠来。
能让兄弟倍感压力却又无法放弃的事究竟是什么呢?最坏的可能是Papyrus被协迫了,但他平日透露出的对工作的热情并不像是装出来的……所以目前搜集到的线索即使导向了不妙的地方,他也认为Papyrus多半没有直接参与其中。
“垂直爬升?不可能!又不是直升机!”
不管怎样,Papyrus已经变了…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?Sans在心中暗自作出身为家人都会有的感叹。
虽然Sans很清楚否定变化是不合理的,起码,否定变化也就等同于否定他们为贴近彼此曾作出的种种努力。
那么,既然提到变化,在这个SL已不成其为重要变量,覆水难收的世界,事物的权重自然也大为不同。在Papyrus安危的问题上容不得半点懈怠。
必须保障他的安全……哪怕会阻碍他的理想。

TBC

评论
热度(56)
©面皮鬼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