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向只吃原帕左的原帕厨,papysans不逆。人类组无差。

风起了(4)

骨正剧,聚苯乙烯……呸PS向。

职位和机构跟现实同名的设定不一样。

(1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eb54916

(2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ebb3dd8

(3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ec8dc50

(4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efcbb27
(5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f4c3c91

__________________


5

在夜色撤走它的掩护之前,Sans匆匆赶回家中。

那些很随意地堆在桌上与抽屉里的店务管理表,物流管理表和顾客资料都在告诉他这是家在正常经营的店,物流表上香水的供应处都填写着“东片区”,虽然Sans对那个片区相当陌生,但要排查出兄弟平时所说的“带花棚的大宅”倒也容易了不少。然后他意外地被文件柜上的密码锁坑掉大块时间,本来指望里面至少有会计或者员工档案,却发现柜里过“留”毛地仅剩一个空了的凭证盒。本打算继续寻找档案的Sans,发现时间已经不够了,只得赶去摸清调配间的位置,香水都放在调配间的冰箱里,玻璃罐上的标签只写了植物原料的名称,Sans把罐子一一拿出看了下又复归原位,他对照记忆中表格的项目,确定这些就是全部了,出去后他要了解有哪些香水是这家店会出售的,想知道“菜单”外的香水如何,就得提着便携式气相色谱仪再来一趟了。


上午前两节课是Sans的,因疲倦转入节能模式的他把平常脱口秀一样的课上成了讲经会。


“我们学校有两个的小鬼闯祸了!”Undyne进门便嚷嚷到。

此时办公室里只有Sans一人,他正把刚才拼来当午睡床的椅子放回原处。

“是跳到别人前车盖上速速涂鸦后逃跑?还是逮着谁玩小蜜蜂玩过火了?”

“比这些严重!”

Undyne掏出手机,凑到Sans面前。屏幕上显示着——

两混混斗殴 周围遭殃

这下面的新闻图片中,有两个别扭地以毛虫般的姿势坐靠在墙边的怪物,双臂似乎都被尼龙系带绑紧了,尽管邋遢得像是刚从垃圾堆里刨出来的一样,但细看确实是逃课惯犯中的两位。

最近神经绷得比较紧的Sans多留了一份心,俩学生的姿势即使说是挣扎也哪里不自然,因为不像是在对绑着系带的手臂发力,而眼珠也跟丢了魂一样微微上翻。

“他们俩啊……”

“抱歉,我能看一下新闻原文吗?”

原文大概是说在南片区七街两个脏兮兮的小混混用弹幕打架,据目击路人证言还时有肢体冲突,在弄倒一个信号灯又把一家店铺的橱窗砸成蜘网后,被片区巡管抓住了。两位尚未交代冲突因何而起。

无非是是安稳到几乎无事可报的怪物聚居区鸡毛蒜皮的小新闻。

Sans拍了拍Undyne胳膊,说:“下午两节就交给你了,我有事要出去。”

“喂喂!记得我是你顶头上司时你溜号也没这么明目张胆过吧!”

“heheh,脊往不咎。”骷髅咧了下嘴,笑得更开了,“我得去看看那两个小鬼。”

“真热心啊……”虽然Undyne爽快地把“难以置信”四个字写到了脸上,“成,换吧!”

Sans略加思索后,便去实验室拿了两个空的30ml棕色磨口瓶,往其中一瓶里面装了点清水。 


到了南片区的教管所,Sans跟巡管说明身份和来由后,便被带去“冷却期”临时看押处。走近时,那丝丝缕缕的特别的甜味让Sans确定闻风而动是没错的。那俩小孩被分隔在不同的牢房,其中一位……看着状况很糟,呜呜咽咽,躺在床上拼命地翻滚翻滚,床也弄得一塌糊涂。而另一位则不停地舔着自己脏得凝成一束一束的毛。

Sans走到舔毛的那位栏杆前:“boken。”

那位缓缓抬起头,瞄了下Sans,接着就像对待擦肩而过的生人一样毫无反应。

Sans悄悄扭头瞥了下退到过道门边,有一定距离的巡管,然后抬抬下巴,示意Boken过来,对方这下倒是很挺听话地靠近了。

Sans压低声音说:“我有你需要的东西。”

“真!咳……”Boken也努力克制住了自己激动的声音“……真的吗?”

“就我当教师的收入想让家里过上好日子的话……你明白的。”

骷髅眨了眨眼,揭开外套,从内口袋抽出一小截磨口瓶后又轻轻放了回去。

他观察着对方摇摆的神色。

“这瓶子……不对啊……”

“在学校也有生意,所以得伪装一下。”

“……可”对方心神不定地摸着自己的手臂,但不想放过任何机会的他似乎相信了Sans的说辞,“可是,我钱不够了……”

“所以跟对方起冲突了吗……清楚了吗,以后别惹事了!”Sans突然大声起来。

对方被吓得发颤,还好他立马就懂了Sans意图。“啊,我知错了!”

然后他又小声地说:“没错……啊不……是他先找我挑事的。他跟我一样都没钱买‘雪顶水’了……”

“那你们怎么打起来的……”

“他……他想抢我的最后一瓶……该死……就这么打碎了。”

“啊,真遗憾。”Sans把嘴朝一边努,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该……”

对方猛地撞向栏杆。

“求求你了!飞不到至乐的山巅我就死了!我不想在无聊的泪水谷中窒息!”

Sans态度轻飘飘地跟闻声赶过来的巡管打了下招呼便走了。


在七街找信号灯和橱窗被破坏的现场后,Sans在附近转悠起来,想发现那瓶被打碎的“雪顶水”。

但愿不会被Woshua洗了个透彻。


堆积在胸中的情绪迟迟得不到消融。

Papyrus走出屋外,茫然四顾,周围的景象……他突然觉得周围的景象都对他闭上了嘴。

他一悚,只好跟自己的心说起话来。

我做的没问题,没有问题!是在让大家得到他们该有的好。

可为什么……即使如此正确,大家的痛苦依旧绵绵不绝呢?


TBC

 

评论(1)
热度(72)
©面皮鬼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