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向只吃原帕左的原帕厨,papysans不逆。人类组无差。

风起了(1)

发现这玩意儿绝对一时半会儿写不完于是只能搞成连载(。

算正剧,有扯淡设定,有两骨交往前提的PS内容(不确定是否会有车)。故事发生在类似于Somewhere Else里PE后隔离程度比较高的怪物聚居区。

(1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eb54916

(2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ebb3dd8

(3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ec8dc50

(4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efcbb27
(5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f4c3c91

(6):http://mianpigui.lofter.com/post/35028d_ef6c682d

------------------

1.

昏昏沉沉之中灌下的一口酒如同落入无底的深渊,久久未有回响。

这回……母球……停的位置不够……理想……

坐在高脚椅上Sans观望着一旁台球桌上的比赛进展,他晃了晃头,想努力振作精神,怪物们模糊的身影却愈发难以对焦,眼前的虹彩在不断流变闪烁。

刹那间,一切归于黑暗。


“真是麻烦你了。”Papyrus用手扶了下脑门,然后接过了因为醉得不省人事而被Greater Dog扛着送回来的老哥。

自开门见到Greater Dog,对方就一直在抽动鼻子,除了因为Sans身上的酒味,八成还有……

“NYEH!房里香露的味道很棒吧!”Papyrus开心得声调上扬了几分。


最先明晰起来是头脑中似乎塞满了粘液的不适感,与涌入鼻腔的清甜气味,眼前熟悉的灯罩边缘依旧有些模糊。身体……比以往更深地陷入床里,又沉又硬好似石英,而埋藏于头壳中的疼痛在隐隐跳动,搞得Sans现在是半点儿也不想动,反正攀上床铺一角的阳光告诉他下午的课还早着。而清甜……或者说猕猴桃混着茶一般的气味则不邀自入。

准是什么……缓解宿醉的香疗玄学,被归作“玄学”是因为Sans认为用这法子想包治百病的话就像用情歌去修自行车,他兄弟有点过于信赖这玩意儿了。

虽说头好像真没之前痛是否该归功于香疗,但渗入骨缝般抠不掉的甜腻感依旧令他很不适。矮骷髅在内心感谢了一下了兄弟的好意,随后挣扎起身,准备在“体内”  的糖浆之海卷起大浪前逃出房间。


荣耀归于解放地下的救世天使!在很戏剧化反被“军事目标”拯救或者说很幸运地按传说中好的预兆发展后,失去了存在理由的皇家卫队自然解散了,怪物们在跟人类各种交涉后也得到了不会被打搅的聚居区,皆大欢喜皆大欢喜,而在这皆大欢喜之中,有一点微弱到可以被忽略的迷茫,对Papyrus来说,成为皇家守卫才能真正地证明自我并受到大家拥戴,失去这么个大目标的他有点茫然无措,但日子仍得继续,在原地抓耳挠腮也不是Papyrus的作风,在Undyne掺了三分哄的建议(“看看网上对大家微笑就能变得受欢迎的工作吧!”)下,Papyrus开始打起了各种短期工,可基本上每份工作工期一结束就会利落地跳船,周围倒也没人对他无头苍蝇似浮躁的做法有什么异议。如此下来,Papyrus收获了……如何冲茶,如何做爆米花,如何炸薯条等技能跟加长的通讯录。


不过Papyrus最近好像找到了一份不同于以往,又令他十分热衷的工作,一般不太主动过问Papyrus工作的Sans直到看见兄弟买了几大册能当枕头的植物图鉴,顺口问了问,才知道他最近靠着网上的招聘信息找到了一份香疗师助理的工作。

“那位小姐可厉害了!”Papyrus边兴奋地比划边讲既是香疗师也是他雇主的那位怪物的情况,“她的魔法能给各种花啊草啊的香味加入奇妙的成分!疗愈大家的身心!”

香疗?以前在书上看到过,所以Sans对相关的知识还模模糊糊地有点印象。有一种魔法,能以植物的气味(通常为了跟感官上的愉悦相协调会选用受怪物们认可度较高的香味)作为溶剂,将含有各种积极情绪的魔法溶解在其中,由这种魔法加工过的香味被怪物们吸入后,确实能很好地改善其身心状态。不过这魔法实在冷门,因为似乎只有某一血脉的怪物们才能够使用。

Sans摸摸下巴:“确实厉害,是很稀有的魔法。”

“对吧!”Papyrus持续着高涨的兴致,“虽然我现在只被分配了浇水跑腿搬东西的杂活!但好好了解植物的话我肯定就真正能帮上忙啦!而且那位小姐还非常温柔非常善解人意,我很喜欢她……”

高骷髅仍在画道的双手骤然定格,然后略显尴尬地补充了一句:“只是尊敬意味的!”

Sans也为兄弟的唐突楞了一下,反应过来后便浮夸地颤抖着爆笑:“哈哈哈哈哈在你眼里我哈哈哈哈哈哈这么小气?”

但若是没有Papyrus的澄清的话,那种可能性就算对Sans来说微乎其微,恐怕也会沉淀在心中某处,所以也好。


“SANS你笑得跟要散架了一样好恐怖啊啊啊!”


2.

“……”

直到下课,四列倒数第二的座位依旧空着,请了一星期病假后该在今天来的那个学生依旧没到。顺便冷清的末排让Sans又得面对班里有几个出席率也威慑不了的逃课不良少年的事实,完成了一根链条,Sans在内心带着几分戏谑地想着。

但那个学生,平时是属于不显眼也意味着不用操心的类型。

漫步到中庭的Sans给学生家长打了个电话,等到忙音都快出来才接通,对方用含糊的嗓音问什么事,听Sans讲明情况后,那头便用事不关己般的冷淡语调回答:“哦,他最近要开始帮我照顾店铺,不会再来了。”

对有足够谋生手段的那些怪物来说,不重视学校教育倒也是常有的事儿,而Sans也没什么必须让别人留下来接受文墨熏陶的责任感。

“好,想申请退学的话你们得跟……”


第二天,那学生独自前来办理退学手续,看上去依旧病怏怏的,脚步虚飘,时不时抓挠身体,神色也显得异常阴郁,没什么活力,对担心他的Toriel絮絮叨叨的询问也只是机械地摇头,重复着:“没事……我没事……”

“那孩子看着真可怜……”事后无法释怀的Toriel跟Sans讲道,“而且……”

他身上有股腐烂的石榴般的气味。


“在做夜宵吗?”为加班而晚归的Papyrus今天很罕见地没有累得匆忙洗漱就睡。近来,他一贯用的以真诚打动别人的法子似乎奏效了,隔三差五因为老板和同事要给他补课就回家回得比较晚。

高骷髅则因为兄弟凑近时过于行云流水地捏了把他的腰而皱眉头。

“你没看到煮的是花瓣吗!我在试着做纯露!”

“哦……”Sans接着装傻,“你不觉得拿煮好的一部分夹烤肉也挺不错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话说,你们多半有那种……”Sans佯作诡秘地竖起一根手指,“增强性欲的配方?”

“你不要用这种话暗示最近没有性/生活!”

“或者。“嬉皮笑脸地对微恼的兄弟进行追击,“你工作也有些时候了,说不定也染上了那种味儿?”

“你知道我从来都会把味道清理得很干净的!而且我们也不会做用途不正经的!”

“好好好……那么爱卫生的papyrus今晚是否愿意……”

“行行!待会儿我弄完了就先一起洗澡吧!”


周日,街道上有许多恍惚地游荡着的怪物,如同无数被吹散的幽灵,单纯而未被满足的欲念驱使着他们向前,兄弟俩用长时间练出来的直觉在能避免跟他们“打照面”的情况下赶路。

“啊。”

Sans注意到迎面而来的怪物中……有之前那位退学的孩子的父亲,眼神似乎比周围精神构造简单的怪物更加空洞,而且带着扑鼻的怪味,Sans不知为什么立马想起了Toriel所说的“腐烂的石榴般的气味”,正当他想抬手打个招呼,终于注意到兄弟俩存在的那位父亲像是猛地被锤了一下,撒腿就跑。

摸不找头脑Sans只好耸耸肩。

“我有那么骸人吗?说来你对这种气味是否有……”矮骷髅往旁边一瞥,却看到兄弟正呆呆地看着前面,“……算了没什么。”


TBC


评论(4)
热度(101)
©面皮鬼
Powered by LOFTER